本文围绕《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序曲在文本、分析和演绎三个方面的详细探讨,其中隐含着一个关键的核心问题,即如何尽量公允全面地看待乐谱文本与演奏诠释的关系。一方面,对于演奏者来说,全面掌握并深入分析乐谱文本与相关背景是演绎作品的必要前提。另一方面,上述那种20世纪以来的音乐表演风格转变从较高水准的实践层面来看,很大程度上又来源于人们对于客观文本材料的迷信与盲从,与当代音乐学介入表演实践后大量涌出的所谓权威净版、原作版乐谱不无关系。其实,任何版本的书谱文本只是提供了理解作品的一种或多种可能性。就《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序曲来说,对于错综复杂的版本进行考证梳理固然重要,但即便这足以让我们精确还原出粗枝大叶的格林卡当年在排练厅后台匆忙赶写出的原始手稿,是否就可以让演奏者心安理得、不动脑子地照此执行?

    最后,不得不提一下2003年的那个所谓“原作版”完整录音(参见图表4),据说专门有两位音乐学家为此次唱片制作准备了“评注版”乐谱,且借助DSDSACD等技术,这套CD的音响效果确属上乘。但在笔者听来,虽然其中偶尔不乏闪光点,但从整体来看这个版本仍属于那种典型的当代速食罐头式录音,充满了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片面肤浅见解。最大的乌龙恐怕在于序曲Presto和终曲Prestissimo速度的几乎倒置,笔者严重怀疑演奏者和制作人是否仔细斟酌过超出谱面标记的深层次宏观问题,还是仅仅醉心于借助高保真的技术逐一执行打磨好每个表层细节?尤其让人无奈的是,该版本副部主题再现的长音呼唤居然还真动用了泛音来有板有眼地演奏,颇似打了劣质整容针的“鲁斯兰”:表皮无皱光亮,而内在肌理却毫无血色表情……显然,再刻薄的评论也无法挽回那些偏颇且前景黯淡的习惯或观念对于音乐表演艺术的深远戕害。笔者由衷希望能够通过《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序曲这个较为典型的案例,对于乐谱文本与演奏诠释之间或许永无定论的微妙联系有所揭示和启迪。

    附言:德国艾希施泰特天主教大学和美国佛罗里达大西洋大学(Catholic University of Eichstätt in Germany and Florida Atlantic University in USA)图书馆为我的研究分别扫描了1878年的总谱和1856年的声乐谱,在此特别表示感谢!

    注释:

    参见图表1TC2版总谱前言。

    大火烧毁了位于圣彼得堡莫斯科剧院(Bolshoi Kamenny Theatre)对面的圆形剧场(Circus Theatre),后来在原址重建了新的剧院,即著名的马林斯基剧院(Mariinsky Theatre),于1860102日以格林卡《为沙皇献身》(即《伊凡·苏萨宁》)作为开幕演出正式启用。在老旧的莫斯科剧院于1886年被停用后,马林斯基剧院成为了莫斯科剧院的唯一继承者。格林卡的两部歌剧《为沙皇献身》和《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分别于1836年和1842年的1227日(相隔六年的同一天)在莫斯科剧院首演。参见:http://www.mariinsky.ru/en/about/history_theatre/mariinsky_theatre/http://en.wikipedia.org/wiki/Mariinsky_Operahttp://en.wikipedia.org/wiki/Bolshoi_Kamenny_Theatre

    柳德米拉(Ludmila)是斯拉夫民族的女性常用名,格林卡的妹妹与歌剧女主角碰巧同名,Shestakova是她丈夫的姓氏,为了避免混淆,文中用柳德米拉·谢斯塔科娃指称格林卡的妹妹。

    英文版见参考文献【3】。

    参见:http://www.hberlioz.com/Russia/russiafriends.htm

    参见同上。字母缩写笔者为了引用方便自创的一种编号。T可以看作是Text的缩写,大写ABC则代表三种不同性质的版本,123代表时间先后,小写ab用来区分同一系列的总分谱或总缩谱。其中TA2TB1TB2TB3版可在http://imslp.org/wiki/Ruslan_and_Lyudmila_(Glinka,_Mikhail)下载,其中首版乐谱的出版细节可见参考文献【4】。

    文中带引号的这些动机名称是直接或间接参考文献【2】。

    “姐夫”是对杰基耶夫的戏谑称谓,由于他所指挥的该曲速度较快,仿佛起到一种领导性的作用,使得这首作品的演绎速度一直被众多乐团竞相比较,故称为“狂飙之途”。

    这几个版本是单独的序曲总分谱,所以只有序曲的速度,没有终曲速度。

    原文参见:http://www.furtwangler.net/testimonies.html

    11在纽约爱乐乐团2013年初刚刚建立的总分谱共享网站上,此音对应的部位有个明显的“补丁”涂改,参见:http://archives.nyphil.org/index.php/artifact/0eda7b64-a30f-4009-b8ee-6721be4608e9/fullview

    参考文献:

    [1]Bertensson, S..Ludmila Ivanovna Shestakova—Handmaidto Russian Music[J]. The Musical Quarterly, 1945, 31(3): 331-338.

    [2]奥尔洛瓦编. 论音乐与音乐家:格林卡书信、札记、谈话录[M].刘小石译. 北京:音乐出版社, 1957.

    [3] Orlova, A..Glinka's Life in Music:A Chronicle[M]. Hoops, R. (trans.)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Press, 1988.

    [4] Fuld, J. J. .The Book of World-Famous Music: Classical, Popular, and Folk (Revised and Enlarged)[M]. Dover Publications, 2000.

    [5] 杨健. 20世纪西方器乐演奏风格的结构特征及其形成原因——基于计算机可视化音响参数分析的研究[M]. 上海: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 target="_blank">上海音乐学院出版社, 2011.

    (责任编辑:高拂晓

上一页  [1] [2] [3] [4] 

  • 文章录入:admin责任编辑:admin
    关于 的论文
    没有相关论文
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