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老友潸然因为作品一直只在百度音乐网的圈友范围里露面,得不到专业音乐工作者的评论,托人结识了一位专家级别的作曲家,请他对自己发表在百度音乐网的作品作一点评。尽管对专家点评结果预做了最不堪的思想准备,老友潸然还是不胜惶恐和忧虑地听到专家给出的结论是:”你需要学的基础东西太多,作曲法,和声学,曲式,复调写法,乐器法,配器法等等。”在世界范围各种音乐流派百家争鸣的当今时代,我们的音乐界居然有人依旧停留在十九世纪前的观念,实在令人惊叹。  

         老友潸然当然知道专家所说这些音乐理论,规范了多少传世经典作品占据着音乐殿堂几百年的事实;而且也知道,一个想出道的专业作曲家最忌讳的是被人指出自己作品中出现了有违这些章法的东西。然而,八股是文章,八股之外难道就没有文章了吗?  

    我们都知道音乐理论全部来自对经典音乐作品的分析总结提炼。在没有这些理论之前,远古音乐古音乐,民间音乐早已是万千百年来融入人们社会生活中的不可或缺的艺术元素。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作曲家们不断开拓音乐表现能力和范围,各种面目一新的作品纷纷出现,音乐理论也在不断更新变化之中。拿着旧理论去衡量新作品必然是越听越不对劲,这种时候应该改变的不是新作品,而是旧理论了。  

    有鉴于此,老友潸然斗胆向专家提出质疑——如果舒曼听到勋伯格的作品,会不会说那是垃圾?  

          音乐家出于各自的审美理念,都有一套自己遵循的章法,这一点无可厚非。但如果唯我章法独尊,以己之技要求他人,这只能是在螺蛳壳里做道场——打不开场面了。想想这区区十二个音符,已历经数百年的发掘,如果再箍上某些章法紧箍咒,业内一直呼吁要出有影响力精品的美好愿望只能以落空收场了。  

          有一个段子说,中学生要模仿鲁迅文风作文,老师说,你不是鲁迅,你只能按照我教给你的语法作文。鲁迅生逢其时,正值中国废文言倡白话的时代,百家争鸣的白话文大家们,留给了我们丰富多彩的文学宝藏。后来,人们从白话文中总结出语法,反过来可以挑剔鲁迅的语法问题了,正所谓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可是这世界难道只是由方和圆这两种图形构成的吗?当今网络语言盛行,比之鲁迅文风更难用语法规范,当然有看不惯的人又出来说话了,然而,社会进步的潮流又是谁能够阻挡得了的呢?几十年前就有人对聂耳的作品不符合作曲法规则横挑鼻子竖挑眼,可这并没有妨碍我们中国人在听义勇军进行曲时会有沸腾的热血和澎拜的激情,在当今中国,有几个音乐作品能具有与之相比的魅力呢?  

          老友潸然想说的是,音乐不是音符的组合游戏,要用游戏规则来限制参与者。音乐是音乐家个人思绪的表述,音乐家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和生活体验,他们用音乐表达自己的感觉,用或者不用某些章法,应该是有选择权的。不符合某些和声进行规则的和声进行,可能听起来有点不顺畅,可现实生活中那些不顺畅的事情比比皆是,用不顺畅的和声进行来表现这种不顺畅,可能恰是最合适的;所以,我们在巴托克梅西安等等大师的作品里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表述。  

    音乐创作,要点在言之有物,我们听音乐是在倾听音乐家想表述自己的什么思绪,如托尔斯泰所说“我们翻开一本书,是要看看作者想告诉我们什么新的东西“。而音乐作品的这种表述应当是有着内在逻辑思维的表述,是带领听众一路奔向主题深入主题诠释思绪的过程。如果我们听这些作品只是注意了遵循哪些章法,那就舍本求末了。正如我们听人说话是要听其言之有物,而不是听这些话是如何起承转合的,尽管按照某些章法说出来的话可能更有文采,但空洞无物人云亦云的东西才真正是让人生厌的。  

          唯章法至上应该有合理的支撑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事实上,在阿尔法狗战胜世界围棋冠军的那一刻起,人们已经在预言,以当今的智能技术发展之快,合规合矩的音乐作品被机器人把玩于股掌之中是很快就能见到的事情。事实上,机器人作曲已经有所耳闻,借助电脑软件搞音乐创作,也早就为老友潸然并广大音乐人普遍采用。人类在看得见的未来暂时能够跟智能机器有一拼的,应该是没有章法规范,完全表现音乐家个人感觉的音乐。那些死抱着章法至上论的人们,是不是应该有点危机感了呢?

  • 文章录入:老友潸然责任编辑:罗楚然
    关于 的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